Apollodorus

与恶龙缠斗,自身亦成为恶龙;
凝视深渊,深渊将回以凝视。
——尼采

Stupid Mortal!!!Trembling!!!

自我规范与调教

爱弥儿

我一点都不焦虑,我就是绝望。

蓦然觉得舆论的话语权日益增长未必是启蒙运动后逐渐建立的代议制的一场短暂波动,其亦有可能是一场科技带来的整个制度转向。二战时希特勒欺骗德国民众坐上总统之位已证明代议制有操作性制度纰漏,而如今的政客们无论说什么也会有诸多观点围攻,信息提供的平台也不再完全是由政治把控。在此意义上,个人道德愈加可起到作用也愈加难以培养。而无论制度如何转向,都脱离不了自苏格拉底时代即提出的natural law,除非西方不再是变革主导。所以我们不得不像施特劳斯一样重回古典,从理想国开始,在古典理性主义那里找寻今日政治所需要的。

人大出的中西哲学史
陈来 宋明理学
中国哲学智慧
西方哲学智慧

(孔子与其弟子)定礼乐,明宪章,删《诗》,修《春秋》,赞《易象》。
——《宋史·道学传》

理性—感性
社会—个人/平等—自由

道德的本质是对感性冲动加以限制,其限制的具体程度与范围随社会变迁而变化。
——陈来

心态的不平衡与运思的片面性….

高昂的批判热情与历史、哲学素养的缺乏....

字字诛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